吴亦凡:另一种自由。

Fashion   |  Feature  | 

吴亦凡从没把自己当做偶像,他说他只是个本分工作的歌手和演员,工作目前就是他的一切。他像海绵一样吸收,也像海绵一样“挤压”自己,在看似的种种不自由中自得其乐,尽最大可能实现对人生的掌控。

吴亦凡:就要玩点新的。
横须贺刺绣衬衫 Human Made from STORE by NIGO® @YOHO! 有货
藏蓝色阔腿裤 Acne Studios
围巾 Ground Zero
墨镜、红色高领内搭均为编辑私物

上午10点半,上海某五星酒店停车场。三四十个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整齐地排列在一辆奔驰车对面。他们大多不到二十岁,举着手机或胸前挂着相机,兴奋地向安全通道张望着。闷热的地下室空气中暗藏着一种紧绷感,蓄势待发。

突然间,几个女孩尖叫起来,但依然有秩序地站着—想象中一拥而上的场面并没发生。吴亦凡来了。白衣黑裤,黑色毛线帽、黑色墨镜,简单有型。“毛线帽热不热啊?”有女孩大声问。“不热。”吴亦凡礼貌地回答。简单交谈后,他打开了车门:“走了啊。拜拜。”对面齐刷刷向他挥手告别,恋恋不舍。

上车后,吴亦凡摘下墨镜,素颜的脸上带着倦意。昨天工作了一天,凌晨两点才收工。今天,依旧是全天“奉献”的节奏。“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一直都这么忙,习惯,也不习惯,工作嘛,就是痛并快乐着。”


有人替吴亦凡算了一笔“账——截至去年年底,回国工作的两年零三个月里,他一共拍了9部电影,唱了5首歌,接了20家品牌合作,拍了15本杂志封面。除此之外,他还创造了数个“第一”的记录——亚洲首位受品牌邀请于伦敦时装周走秀并领衔谢幕的男艺人、第一个出现在NBA全明星名人赛赛场上的中国面孔,以及13次各领域荣誉的第一人,人气指数和辛苦程度可想而知。2016年刚过半,他已经完成了3部电影的拍摄,其中两部还是好莱坞大制作——范·迪塞尔(Vin Diesel)主演的《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xXx: The Return of Xander Cage)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执导的《星际特工:千星之城》(Valé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

进《极限特工》剧组的第一天,吴亦凡很紧张:“首先,这个戏全是英文台词,虽然语言没问题,但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体验;其次,第一场就是群戏,现场很多人,而且直接和范·迪塞尔搭戏,他还不断给我加台词。我完全体验到了什么叫‘鸭梨山大’”。但很快,他便和剧组的人员打成了一片。导演D.J. 卡卢索(D.J. Caruso)在Twitter 频繁晒出吴亦凡的帅照,吕克·贝松还亲自为他在《星际特工》里的造型添加了两颗星星纽扣,并调侃说“这是对你好好学习的奖励”。

黑色外套、针织围巾均为Chanel
黑色高领内搭编辑私物

有业内人士曾指出,在“鲜肉横行”的内地娱乐圈,想要保值并脱颖而出,一靠好作品,二靠好人缘。显然,吴亦凡一样都不缺。从电影处女座《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开始,吴亦凡“收割”了一系列名导:徐静蕾、管虎、冯小刚、周星驰、徐克……个个对他青睐有加。去年生日,“半个娱乐圈”都送来了祝福。他说他只是从工作中领悟到了一个对自己很受用的道理:“要把剧组当做自己的家,为自己创造舒适的工作环境。在放松的状态下工作,才是最出效果的。”

和吴亦凡工作过的人,都对他的礼貌和敬业留下深刻印象。当天拍摄的影棚距离市区约有40分钟的车程,过了快半小时,坐在副驾的助手才默默提出吴亦凡还没吃早饭,能不能边吃边聊。大明星的早餐长什么样?只是路边便利店最普通的香肠面包。啃了没一会儿,吴亦凡突然指着一辆飞驰而过的货车,露出稚气的神色:“哇哦,‘白胡椒肉骨面’,看上去不错耶。”

白色长袖内搭 Rick Owens from I.T
黑色T 恤 Hood by Air from YOHO!有货
红色连帽马甲、外套、黑色中裤
均为Feng Chen Wang
袜子 KTZ from YOHO!有货

到达影棚后,化妆、造型、拍摄、采访,一系列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我们瞟了一眼时间安排,结束时间写的是午夜十二点。在现场,吴亦凡话不多,拍完一套立即换下一套,摆起pose 来得心应手,眼神犀利。导演管虎曾夸吴亦凡“骨子里有很桀骜不驯、不羁的一面”。“这个东西,应该是天生的。小时候就这样,莫名的优越感,哈哈。”吴亦凡笑着说,“也可能是因为西方的教育方式,还有,要归功于天蝎座——神秘、高冷。”

不工作的时候——虽然这样的时间少得可怜,他喜欢打游戏、打篮球,或只是在家宅着。想看自己的电影,也没法像普通人一样跑去影院,“会和几个朋友包场看”。生活中暂时给不了的自由,他努力从工作中实现。在《西游伏妖篇》里演唐僧,第一次剃了光头。当时他的团队挺纠结,建议他戴假头套。“那肯定不行,必须真剃。”吴亦凡说。好长一段时间,他出席活动都得戴着帽子。“你会碰到很多人和你说‘这个不一定好’、‘那个又怎么了’。当你开始听他们的时候,就没有自己的个性了。我是一个很坚持自我的人。当我认定这个是对的,就一定会去做这件事。大家也会慢慢习惯我这种工作方式。”

不随波逐流,吴亦凡只接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没挑战,这事儿就没意思了,我就不做了。”演小飞(《老炮儿》),是因为没体验过富二代的浮夸生活;接下《爵迹》,是因为拍摄方式非常特殊,“大量后期,片场没有实物,全凭自己想象,很考验演员”;演唐僧,“角色和之前的版本很不同,非常值得期待”。

皮草外套 Loewe
发带、红色高领内搭均为编辑私物

日本电影导演是枝裕和曾说过:“创作者并非世界的掌控者,而是先死心塌地接受世界存在着种种不自由的前提,再把这种不自由当作‘有趣’的因素。”在工作中,吴亦凡自得其乐地吸收着各种新鲜元素。“我喜欢受广泛熏陶,只要觉得有兴趣,都愿意去学习、了解。”和吕克·贝松拍戏,他见识到了一种全新的拍摄方式:“每天都是提早收工,效率奇高,还能拍出两三个不在计划中的镜头。就是这么夸张。”这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吴亦凡发现,在现场,吕导既导演,又做摄影。“我就琢磨,只是吕导这样,还是说在法国都这样?他们告诉我,这在法国很普遍。太厉害了。”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这样厉害的艺术家:“你的每一件作品都会是一件艺术品,是有创新、有意义的东西,多有意思。”“我从不觉得自己是偶像,也不想当偶像。偶像很不好当,要给人做榜样的,我只想给喜欢我的朋友带去好的作品、正面的能量。我就是一个本分工作的歌手、演员,除了工作以外,啥事都进不到脑子里。我只在乎自己的作品。”

最近,让他很开心的一件事,是外界对于他主演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的认可。“大意是‘眼神稳、狠、准’——呵呵,自己说出来怎么这么奇怪?另外一句是‘高颜值又有演技,是非常可怕,现在最可怕的就来了’。就很开心。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啦。”不论是唱歌、演戏还是穿衣,能随自己的心意并得到观众的认可,他就觉得很有成就感,一切辛苦都值了。

那天,又是快凌晨三点才收工。

Q&A 冷酷背后

吴亦凡=W YOHO!GIRL=Y

Y:意识到自己有多红了吗?

W:还好吧。红不红也不是我说了算。大家觉得红就红,不红就不红。

Y:现在回头看第一部作品《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觉得成长和进步大吗?

W:那时候真的是一无所知。那是我第一部电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进到片场,我连什么是机位、借个位都不知道。你这么说我倒挺想再看一遍的,感受一下青涩的自己。毕竟这样的自己只有一次,哈哈。

Y:会看自己演的片子?看的时候会想什么?挑自己毛病?

W:肯定会啊。 把自己放到一个普通观众的位置,以最客观的角度去看整个片子,打打分。

Y:你觉得演技需要如何去提升?

W:时间、历练、沉淀。好的演员不是靠学出来的,而是靠体验生活体验出来的。我喜欢原生态的表演,也是目前为止很多导演希望我保持的。

Y:哪个角色觉得演得特别过瘾?

W:小飞、唐僧。唐僧目前不能透露太多。我很喜欢小飞的那种感觉,在现实中又不能体会到。当时接到剧本时,我就说,这片子我能演好。

Y:合作了这么多有名的导演, 什么感觉?

W:现在想起来,就和做梦一样。小时候看星爷电影长大的,哪能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和他一起拍电影啊。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发生太快,来不及消化就发生了。这种时候,就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Y:对好莱坞有什么计划?

W:没什么计划,顺其自然吧,看缘分。 这两部戏都是我觉得有意思才去拍的,而不是为了所谓的“进军好莱坞”。

Y:接下来想尝试什么类型的角色?

W:接下来估计要演变态了吧。

Y:你这么爱挑战,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W:这有什么的啊?我不知道你怎么定义失败,我认为只要努力过、挑战过,就没有失败这一说。只要在这个行业里,无论做什么,都有喜欢你的人或者不喜欢你的人。

Y:什么时候出新歌?

W:马上就要做音乐。演戏、唱歌,挺难平衡的。因为人在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其他事不是没时间,就是没精力。我现在想要更专注在音乐上。

Y:觉得自己性格是外向还是内向?

W:我之前很外向很外向,有好也有坏。现在一半(外向)一半(内向)吧。内向是好的,内向是给自己的一层保护色。

Y:你在选择代言的时候都有这什么样子的标准?

W:在选择代言的时候我首先会去考虑代言产品本身的调性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荣耀手机它就是一个不断追求创新的品牌理念,YOHO也是一样的,不断地超越和创新。这点上和我自己本人的想法和追求的状态也是一样的。

Y:你搞笑吗?

W: 冷幽默。跟你说,冷!到!不!行!。我冷起来,那真的是……但是我最后也让你笑出来,这是我厉害的地方。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关注我们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